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漫长的路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常常会偷偷在鞋里用脚趾抓地面。借这一行动我告诉自己:脚趾抓住地面,把脚踏在地上。这是一句事实性陈述——直到今天我,依旧害怕不抓牢自己,下一秒我会飞离地球表面,或者毫无所谓的离开人间。我可以离开——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我离开的时间还没到,我还不能放弃。

死亡是最后的礼物,别急着过早拆开。


少年派里派最终留下的话被我当做抗抑郁励志紫手环戴在手上:我结婚了,一个妻子,两个孩子,还有一只猫。 虽影评大量讨论到底哪个故事是真是假(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我对于这句话倒是更感兴趣。

比起老虎,对我而言抑郁症更像是一只隐匿在角落阴暗处里的黑豹。危险、黑暗、狡猾。只是这么多年的抗争也让我学会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情:我知道抑郁状态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因而从另一面讲始终想杀死我的抑郁症也在那些年里保护我远离了一些其它危险。你不知道我翻越多少山岭才能说出这句话:我与抑郁症亦敌亦友。抑郁症就像一只大型猫科动物,皮毛光滑、险恶却优雅,时时刻刻伴我身侧切,不时亲昵的用身体蹭过我的手。黑暗却烂漫。

生活却没有那么烂漫。这几年的不停蹒跚让我确认了:真实的世界远比我们说它是、我们假装它是、我们(或别人)希望我们相信它是的模样野蛮和无趣。经历抑郁症是一件可怖的事。(我记得那毫无尊严
可言的两年的大部分事。我不会去回想其中的任何一秒。回忆这段时光就让我想吐)治疗抑郁症、寻求康复的过程艰辛而漫长。情况好转后回归也极为艰辛。

极为艰辛。如果你从未患过抑郁症你不可能体会我的体会。哭到感觉要把内脏吐出来却依然要努力粉饰太平甚至坚持奔前程的发病阶段已经令人发指,症状控制住后回归社会也完全要靠自己坚强、坚定、坚决。

抑郁症发病过一次后有概率复发,所以在身体上也终身都要注意照顾自己的心理健康祈祷能太平活到死。

而这一切…都是沉默的。与抑郁症的斗争是一场殊死搏斗,但直到脸全划画、手断腿折,你拎着敌人的头颅一瘸一拐走回人群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场搏斗。你战斗并且输掉,“病杀”是你的结局。但你战了,你赢了,一步一个血印子你也要只身向前。生活还要继续。生活依然很严苛。


可我想…这之后的生活和之前的不同之处是:把命捡回来的人真的会变得很小气,会对每一天的意义都斤斤计较。没法为别人而活,只能为自己活。即使每天都必须努力哄自己再活一天,也希望这一天属于自己。


如果能一路活着走下去也不错。但如果我死在路上,我要死在为自己而活的路上,死于奋力求生。


我感觉我能赢。



评论
热度(4)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