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德哈】/自转/龙纹身男孩 Tatooholic

Note:大学(还是高中?)发在猫爪的旧文,想当素材自己搬来loft。看了两遍觉得好怀念。

时过境迁觉得龙纹身男孩比龙纹身男人来的好啊,算是一个搬运后打的小补丁吧

诸君,我永远相信魔法。

—————————————————————
龙纹身男孩 TATOOHOLIC



7.
德拉科·马尔福一生拥有的纹身不计其数。


6.
他的第一个纹身:和家族所有的男孩儿一样,出生后就在右脚踝上纹了自己的象征——一只龙,当然。卢修斯·马尔福的手笔,和族徽结合,栩栩如生。纳西莎·马尔福复杂的祝福纹饰在一旁时隐时现。

他的第一个麻瓜纹身则是在六年级的时候在麻瓜伦敦得到的;当时他并不打算让任何人发现,所以他选择了属于伤疤的麻瓜纹身——他在一家海军纹身店里做,师傅是一个粗手粗脚的退伍兵(苏格兰人,奇怪的口音)。无论如何他得到了这个纹身,至今依旧鲜明如旧:另一只龙,和他脚踝上的一模一样,纹在他的左手臂上,就在食死徒标志的正上方,如同某种奇异的封印,无声的暗示了他最后的选择:不选光,不选暗,最终选择的是自己的选择。

他最不喜欢的纹身是脖子在有求必应屋灼伤的那一小个斑点。相对那个烙印,黑魔标志只能屈居第二。那小印记远不会痛,但耻辱的热度常常灼烧着那片小小的皮肤。他没有对这个斑点做任何修饰,只为提醒他他曾经做出的错误。

他最喜欢的:左边腰上的绿色火焰纹饰(毫无疑问),像某些人的眼睛一样,会沉默而炙热的燃烧。


5.
他身上大部分的纹身说到底,都还是归咎于在斯莱哲林的那段轻狂的年少岁月。从右腰到大腿,花花绿绿的盖住了他身上的好大一片皮肤。他自己右边的臀部上,挂了一条斯莱哲林蛇;腰线上纹着花体的萨拉查·斯莱哲林;大腿根则纹着斯莱哲林的学院徽章。这远不是全部:大部分时间他和布雷斯在一起,他们两个在霍格莫德的纹身店了几乎尝试遍了店里所有的花样,甚至包括吸血鬼的牙齿和一朵媚娃的红唇;酒醉之后的疯狂派对,斯莱哲林的男生亦聚集在一起展示自己的纹身,德拉科在那时得到了一个骷髅,一把刀还有自己的魔杖。至于他右边小腹上的天龙星座,出自潘西的手笔——他算是从没喜欢过这女孩(毫无疑问,鉴于他的取向),但他作为一个朋友始终爱着她。潘西还给过他另外一个纹身,在他的右边大腿内侧——一只麻瓜纹身的苹果。只是因为她觉得带感。古怪的是,这是他所有斯莱哲林纹身中第二喜欢的——第一是他第一次赢了波特之后,在靠近肚脐的地方,纹的飞来飞去的金探子。

唯一一个和斯莱哲林相关却不聚集在这个区域的纹身,在他的右大臂的上端:一个斯莱哲林领袖的记号。这大抵不属于那段年头——因这是七年级回到学校之后德拉科在斯莱哲林聚会上,在重新取得学院内部的掌控权时纹的。

德拉科只告诉过布雷斯:后来毕业之后他在麻瓜伦敦纹了克拉布和高尔的名字,及其细小,就在那条斯莱哲林蛇的下方。但他怀疑文森特知道。


4.
他自己给自己纹过两个:一个在右肩上,是一个歪歪扭扭的凯尔特十字,在5年级的时候喝醉之后纹的(那时候布雷斯和他打赌他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当然他完成了);还有一个在右边锁骨上,用麻瓜的方式对着镜子纹了一只燕子。

哈利给他纹过两个:他最喜欢的魔法火焰,还有他心口的凤凰尾羽。前者是他们当时初入爱河,情意深浓之时,翻云覆雨之后,绿眼睛的魔法师心血来潮的作品(德拉科也给了他一个,在右边的臀部上,德拉科自己的一只眼睛);后者是日后他们在漫长的和世界的对抗里,德拉科得到的战利品:他显然是代替哈利接受了那次刺杀。哈利在圣芒戈日夜不休的守了三个月,在他醒来之时,这个精美绝伦的纹身已然完成,顺着那条勉强缝合的伤疤傲然展开,光泽熠熠,带着德拉科都会感到恐惧的魔法加持——一个守护魔法,他知道,也是他的波特在他身上安的一把锁链,宣誓着所有,叫所有其他人都不得随意碰触。德拉科憎恶束缚,但他保留了这片羽毛,实际,带着些许的得意和严酷的满足保留了这个纹身(这是他身上最崇敬的纹身)。

他还为哈利纹过一个:他没说过,但是他知道哈利知道——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时候他特地到麻瓜伦敦去纹的一行中文:呼神护卫。在他戒指下面。他知道哈利的戒指下面也有:神锋无影。



3.
至于和哈利有关的纹身若是细数大抵是数不清楚的。

魔法的,还有麻瓜的。在学院时期他就纹过(那只金探子,对,其实还有那只愚蠢的巴克比克,但是德拉科宁愿告诉哈利这是他睡着的时候布雷斯为了取笑他纹上去的,而非他千里迢迢亲自一人到对角巷得到的礼物)。战争之后,他去麻瓜伦敦纹了一只微缩的狮子在脖子上面,若不仔细看只让人以为是一颗痣。

他真正开始追求哈利是在莉莉出生前——当时金妮·韦斯莱已然决定要离婚,并执意在魔法界掀起轩然大波。当时整个世界对他们两个都是一个疯狂的残忍的漩涡,各种各样的恶咒追捕着最年轻的傲罗头子,舆论的口水能把那个年轻男人淹死;而德拉科,纵然力挽狂澜,重振家族,已然背负着前食死徒的恶名。当他们真正走到一起后,他在胸口纹了他们两个人名字的缩写——大有堂堂正正昭告天下之意。


2.
结婚之日,他们得到了各自的婚姻刺青:一式一样的马尔福式的婚姻祝福纹身,都出自纳西莎之手。在他右边的手腕上,像一条绑带,或者说,就是一条绑带。哈利的那条在左手腕上。当他们牵手,竟然是一个麻瓜的“无穷”的数学符号。德拉科执意也要了一个波特家的婚姻刺青,在左脚踝上(是格兰杰刺的——世界上最聪明的女巫刺的时候手都在发抖)。罗恩·韦斯莱——令他惊讶的是,当世界包括他的妹妹都选择另一边时,他始终选择忠于哈利——在哈利的右脚踝上刺了哈利的那个。他的手很稳:这个男人最终成为了治疗师,实际上,如果德拉科愿意承认,也最终的到了德拉科的敬意。


1.
他从没和其他人说过的纹身是小斯科皮出生的时候,他让母亲在自己左边肩胛骨上纹的一只小蝎子,带着斯科皮的全名。第二天他开始着手和他的贵族妻子的婚姻官司(更像是合同解除官司),并且不意外的,在两个月之后就高举着斯科皮的抚养权判决向整个魔法界昭告了自己的凯旋;而那只蝎子,只有日后哈利终于和他滚上床之后,再成为唯一的第三个知情者。哈利签署离婚协议的那一天他去纹身店在右边肩胛骨上纹了詹姆斯,阿不思还有莉莉的名字。

斯科皮第一次掉牙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右手腕上纹了一颗小牙齿,哈利晚上睡觉发现了,对那颗小牙齿咬来咬去竟是好一夜云雨。
但是莉莉其实是第一个真正发现那颗小牙齿的人,德拉科只能让他看纹在他左边小腿上得那朵华丽的莉莉花(百合)。莉莉抱着他的小腿亲了一下,一整天就咕咕哝哝的问他自己什么时候能长牙。

还有一个为孩子们纹的纹身是一只坩埚,为此哈利取笑他就该回霍格沃兹教书,对此他很不以为然。莉莉是个出色的小女巫,斯科皮相当有魔药天赋(6岁,梅林),但詹姆斯竟然更胜一筹——这一点让德拉科颇为惊讶。唯一让德拉科还稍许欣慰的是阿不思就和他爸爸一样是个魔药白痴:他为阿不思和他的哥哥在他们的名字下面纹了一个翻滚的魔法坩埚,时不时的冒泡泡,逗得哈利笑的花枝乱颤。

其实,他还为罗恩和赫敏的孩子纹过:一朵玫瑰,一行HUGO。在露丝三岁生日的时候。潘西有一个女儿,不过她亲自过来警告德拉科不许在自己身上纹自己女儿的名字(“并没打算承担这个世界上尚活着的最强大的巫师的怒火”)。布雷斯没有孩子,不过他向来对德拉科喜欢孩子这件事大肆嘲笑,但是德拉科知道,在他的身上,也纹着斯科皮,莉莉,阿不思和詹姆斯的名字。





0.
德拉科·马尔福只洗过一次纹身。他父亲的纹身,在卢修斯的葬礼后。16岁生日那年,卢修斯在他的脚后跟纹了一把锁,用大量的黑魔法加固过,他一个人,用了一个晚上,咬牙切齿的把这个图案从身上移除。当哈利推门进来的时候,只看到他只身一人坐在血泊里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记得哈利什么也没有说,就顺着他的身坐下、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两个人一语不发的坐到了天明。
快到一年,伤口好了的时候,哈利拿着纹身刀进来又坐在他的脚畔——哈利在原来的地方纹了一把钥匙。然后伸出自己的脚跟给德拉科看:一把16的时候他给自己纹的锁。






7.
德拉科·马尔福一生拥有的纹身不计其数。

只是当他垂垂老矣,皮肤皱起,所有的纹身都看不清楚之时——德拉科·马尔福(和这个世界)依旧记得每一个纹身最初的位置。


end.

评论(1)
热度(39)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