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Vortex 漩涡 之二:01:00 夜樱

01:00 夜樱

 

三人之中,想也能想到是春野樱先出的院。

 

之所以叫春野樱,还是因为三人组之中只有她与面码和恰啦助的樱名字相同。她们除了头发的长短,性格、长相都不算区别太大。所以,据这个原因,对于那个陌生的樱大家都以全名称呼了。

 


樱对于春野樱的到来几乎能用“欣喜”来形容了。她当时刚说出院后她还是离开医院,自己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住,樱立马叫她来她家住。

 

“因为我家啊只有我一个人。”小樱说道。

 

春野樱本来是一愣。陪她来办出院的那个“恰啦助”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双目一睁,倒像是明白了。

 

 *** 

面码这时会碰到春野樱这个人,还是因为今天面码由于修行回来的晚了的缘故。修行晚归其实是常有的:本来面码就并不太想要别人知晓他修炼的情况,也不想别人看着他修炼,往往到村外的偏僻地去,直到夜深才回来。今天回来的格外晚万罢了。

 

希望妈已经睡了。面码脚步很快,身形极为迅速,心里想的却依旧是普通人家儿子晚归的时候会忧心的那些事。担着这份忧虑本来是不易分心的,只是那两个人在比试实在动静太大..若不是远远的一块碎石迎面砸来,面码怎么也注意不到这深夜里居然还有两个人。

  


“抱歉啊,面码!”一人说道。

 

 

“晚上好啊!面码!”另一人说道。


 

 ***

最后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两个樱一左一右坐在面码身边的树枝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事情。

 

面码虽想直接走开,可当他在她们中间坐下的时候,自己却是感到鬼使神差的。说白了面码确实对那个春野樱的世界感到的好奇(对那个世界..那个世界的自己?感到好奇)。自从生日的晚上见到这三人来,他唯一说过话的就只有春野樱——这些话,也仅仅限于没什么内容的礼貌问候。

 


“说来,你叫面码?”本来小樱是在和她说之后入冬应该去买什么衣服好的事情。突然,春野生生的问了这一句。


 

“没..没有错。波风面码,请多多指教。”他被问得一头雾水,只能这么答。


  

不料春野樱听了他说的话却突然咯咯咯的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连停也停不住。小樱见了她的反应开始也是感觉摸不着东西,只是一会儿就突然想到什么,问道:


“难不成说.. 鸣人讨厌面码(笋干)?”


 

“没错,”春野樱说,“每次吃拉面都要从碗里挑出来的哦。”


 

听到这话小樱也笑了:“不得了,面码也讨厌鱼版。”


 

“鱼版?面码?小樱,这是怎么…”


 

春野樱先回答了他:“我们世界的你叫做鸣人哦。漩涡鸣人。他的名字是鱼版的意思。至于面码君..“


 

樱笑着接道:“你的名字,不就是笋干。“

 


虽然是拿他名字开的玩笑,面码听得也不恼。三人小队里面码和樱就自成一卦,都是和恰啦助对着干的性子。面码对小樱的际遇和她的坚韧本来就是很尊重,否则也不会成为好友。


 

这个樱的际遇想来和小樱大概完全不同,否则也不会对她一个人住的事情感到惊讶了。但某种境地上,她们又是如此相似..温柔下包裹着粗粝,粗粝中仍旧是温柔。粗粝是出于打磨,温柔更是出于打磨——这是男人做不到的事情。


 

粗粝的樱、温柔的樱…女人真是很可怕。

 

 

“话说回来,”说了一会儿别的话题,也回答了许多面码和小樱对于她和她的同伴的好奇,那个世界的春野樱突然说道,“面码君和恰啦助君的关系怎么样?”


 

面码和小樱几乎是同时开的口。


 

面码说:“我最讨厌的就是宇智波恰啦助。”

 

樱说:“面码君最喜欢的人大概就是恰啦助了吧。”


 

春野樱看着两个人,最后是没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但不是刚刚那种大笑,而是变成了一个柔和的弯嘴笑。笑着笑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渐渐变得复杂起来,转向面码。


 

那个世界的春野樱说:“对于心中的感情,最好还是不要转过头去无视的好。”


“虽然那样能逃得了这一时,但是如果真正醒悟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对于两人大概剩下的只有遗憾了。”

 


“你也真是的,”小樱推推她,“放心啦,你们的鸣人不会死的。”


她又说:“你看,如果是面码,就算是死了,恰啦助那个家伙肯定是第一个跑到地府里去把他抢回来的人。而他要是想撇下我独自一个人去抢是不可能的。”

 

“对于鸣人,你和佐助君也会做同样的事吧。”

---------------------------------------------------------------

大纲及目录页链接戳我呀

 

评论(10)
热度(23)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