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反原著短篇】家

Work:火影原著
Relationship:佐鸣;后面的系列里有点宁雏田吧我猜;略微小队中心
Rate:G

Warning:并没有任何男男生子内容。佐良娜和博人设定是由春野樱融合了佐鸣基因之后自己和日向雏田进行的代孕。日向向日葵是日向雏田和日向宁次的小孩。请谨慎阅读。

Plus:再次提醒谨慎阅读。如果你不能接受一篇文的设定,应该有自己选择不看的能力。如果你选择看,感谢观看!祝看开心❤️

PPS:我很喜欢春野樱。除了佐鸣以外樱是我的童年。文中对樱的设定也暗含我对自己生活的看法。我相信我们来自不同的生活有不同的阅历对生活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既然写出来PO了还打了TAG肯定有我自己的理由。我欢迎大家在文章下留言和讨论,但是明显国中二年级还没毕业的那些真的不用了谢谢。


同人是因爱而生的。不喜欢一篇文章的设定和不喜欢一个CP其实没什么本质区别。我尊重每一个角色。而你需要尊重的,是那个写文章的作者。


Note:同样是在吧里发过的。岸本老贼你就是烂尾。别思考。

之后还会写同系列设定的两篇《春》、《秋》。巴老您是良心作家我真的对不起您(捂脸

------------------------------------------------------------------------------------------------




下雨了。


宇智波佐良娜并没有加快脚步。


对于她,夏季暴雨是她在整个炎炎夏日之中的最爱。往往一阵暴雨后,父亲的生日既随其后。而那是她一年中第二期盼的时节。第一期盼的当然是七代目的生日了。秋朗气清的十月晴空,和七代目的性子及眼睛都搭调。那时也没什么人敢于要求七代目再加班赶急了..总而言之,七代目的生日是一家最大的事情。无论多忙,父亲,樱阿姨还有蠢哥哥博人都是必须要到的。晚些的时光日向家家主会带着日向向日葵一起来吃一乐大叔特地给七代目煮的庆生拉面。如果父亲和七代目的其他朋友在,也会带着家人一起来凑热闹。


不过到了最后,七代目会亲亲向日葵,佐良娜会和樱依依不舍的告别,全家人还是会回到四代目和玖辛奈留给七代目的小居里。父亲会亲自再下一碗面,端到七代目的面前。全家人都要说给七代目新的一岁的祝福,将七代目真真吃掉那碗长寿面的时刻留在家人之间。


那是最好的时刻。佐良娜想。对于她,博人说多少遍七代目烦死了,父亲和樱阿姨结婚算了,两个爹算什么鬼啊之类的蠢话,她都不会去放在心上。倒是一次春野樱来家里送卷轴,真巧听见博人又在那里叨叨七代目有什么好,两个人干嘛结婚之类的话,居然气的显了真功夫,差点真的把博人揍进了医院。那时七代目正在办公完全不知道这事,父亲来处理的时候听了经过居然没帮博人说什么话,只拍拍樱的肩膀说他会好好教博人做人。父亲向来看重博人,对他也极回护,真正对博人说重话的大约也就那一次。虽然..或许兄妹连心。佐良娜知道博人心里才比任何人都希望他们二人在一起。事实上,宇智波博人比任何人都看重佐助和鸣人之间的羁绊。








雨下大了。雨水糊上了莎拉娜的眼镜,然则她却并不在乎。以她的身手来说不必睁眼也能身轻如燕,也因为这样想,她所幸把眼镜塞进兜里,真的闭上了眼。七月的暴雨有一种奇异的爽快,而空气间尽是木叶的清新。这是他们为之奋斗的世界。


“我回来啦!”


她回到家的时刻夜星都浮上了雨后的天了。进门便是七代目守她不备,拿了一把大毛巾劈头盖脸的整个把她裹了上,还笑嘻嘻地把她抱起来一路往里走。


七代目边走边笑:“佐助,一日不见,我们娜酱成了水遁忍者了。”


父亲说:“去洗澡,不备着凉。”


***

博人比娜酱回来的更加晚。


但是说是回来,不如说是被樱提溜着耳朵押了回来。樱一进门便像是在四处找鸣人了。可是鸣人还在浴室里给佐良娜搓背,只有佐助坐在厅里的沙发上挑起一根眉毛看向她。


过一会儿鸣人从里间出来了,樱才说:“臭小子又上房揭瓦。你们为师为父倒是管管。”


说着和佐助交换了一眼目光。鸣人本来性子迟,只马上要进行亲子教育..佐助却接了翎子,出声问道:“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最后说清了还是鸣人小时候就不少做,现在博人还在做的事:俗称“影岩装修”。可当时鸣人天赋如何,博人天赋又是如何..后者的破坏力和难搞程度自然翻了倍。据说当时还是先报的奈良鹿丸,奈良当家才过去一看就直接(约莫是想到账单和麻烦)要晕了过去。


樱那时在办公室和鹿丸谈事,听说博人的事情便一块儿去看了。最终捉人下来的却不是她,而是雏田..据说他那时正在性子上,雏田路过远远看到,牵着向日葵就过了去。雏田是一家之长,于地一立自有威严..并且不说她对博人意义还有另一层。博人见了她,当然乖乖下了来。然后雏田见了樱在,也就把博人直接交给了樱,此外又吩咐她了一些事。樱听了,便带上博人,直接来到友人的家中了。








鸣人听完樱对全程的描述,正五味杂呈不知说些什么好。佐助倒先他一步微微一笑,说到:“这种傻事,我可是没有教过的。要说学谁还不是学了鸣人么。”


博人人本来不做声。听了佐助说这话,倒是惊的蓝眼睛瞪的溜圆:“老爸居然以前也到火影岩上去画过鬼脸?”


樱笑说:“他比你现在年纪小点的时候几乎天天不消停。”


大约也是因为博人出生已经是战后,鸣人早就在战争中被淬炼的强大可靠了起来。再加上博人出生时逢他刚刚做上火影的最初几个年头,那时鸣人完全属于潜心要向村子践行诺言的状态,几年里面在旗木卡卡西打好的基础上又做出了好几件了不起的改革。那时村人对他的印象早就不再停留在过去七班还是一群捣蛋小鬼的时刻了,说起七代目来往往只记得他的温柔和强悍。


而到了博人和佐良娜真正记事的时候,记得故人往事的村人早已更少了。七班的同期的精英各自便忙碌,旗木卡卡西则是云游四方不知所踪。两个孩子身边真正知道真相的,还真只剩下佐助、小樱和鸣人这三人。




樱和佐助又交换了一些最近的情报(说是交换,不如说是佐助把情报说给樱听,因为还不见有宇智波佐助不知道的情报)。鸣人倒是似乎想起一些什么来,突然对博人说:“你觉得谁的脸最好画?”


另两人是早习惯鸣人以外乌龙的一面的了。可惜博人可完全没准备,一时吓得要“哆哆哆哆...”打起摆子来。


“在知道四代目是你爷爷之前,我基本最喜欢盯着他的脸画啦!”鸣人继续说:“一代目和二代目大人的脸我也没少画..因为本来三代爷爷健在..后来五代目大人在位,如果对他们画的太狠惩罚很重啊我说!!”


佐助听他这么说,觉得好笑:“那后来四战几位大人秽土转生的时候,你怎么说?”


鸣人听见自家男人还逗他,一下子脸红了起来:“我当然是吓死了我说!”他想想还补充:“特别是二代目大人啊..实在是太可怕了…”说着居然自顾抖了一下。


这时候佐良娜也洗好澡出来了。看见樱来,一个飞冲就下来到了大人中间,要和樱说话。博人那边却还在前面的打摆状态里,感觉自己本来就是想引起老爹注意的淘气行径居然引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题,心里默下决心要向佐助问清楚。


樱看着两个孩子,再看看佐助和鸣人,噗嗤笑了起来。她说:“这样的情景,真是觉得怀念啊! 总觉得博人比起你,更加像面码。”


佐助没见过面码,鸣人却是见过的。突然听樱说起,倒是一愣:“面码?”


樱说:“对啊! 面码!博人出生的时候,我不是还问过你要不要叫孩子面码。你说才不要,面码最讨厌了。”


佐助听她这么说,感觉也是猜到了。他拍拍博人的头,说:“就算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伙伴我也有许多不知道的事情啊。真是令人嫉妒呢。”


他又说:“不如你提前把我交给你的那个任务做完快点回来。那时你爸正好休假,我们避着他把今天晚上说到的事情都说清楚了。”


博人心里当然高兴。但是毕竟是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儿子。讨价还价还是要的。他立马撅起嘴说:“今天晚上说到的什么四战啊笋干啊啥的,再加上老爸自己修行的事!!”


佐良娜也说:“要再加上老爸自己修行的事!上次说到蛤蟆仙人叫老爸吃虫子,之后的事情还没有说..”




樱看那边雏田嘱咐的事解决的差不多了,抱了抱佐良娜,说到天色也晚了。之后还和李有约会。说着眨眨眼睛,一个后翻,从窗户里直接跃了出去。


佐助见她走了,心里很是呼出一口气。叫鸣人快点把博人带去浴室给儿子也搓好澡,洗完大家一起快吃饭。佐良娜一个人滕腾腾的已然跑到厨房去看晚上的菜是什么了。鸣人隐隐可以听见她因为晚饭是番茄味增汤发出的哀嚎。


“吊车尾,毛巾别忘了。” 


鸣人正走向浴室,佐助把一块橘色的物体往他脸上抛来,被鸣人恰巧在面前接住。


鸣人本在想今天的事。有想起面码的事。后来想到博人的事。这些思绪在他脑子里乱转,一时还没反映过来。直到他快到浴室才突然想到什么,一个咧嘴的笑附上他的脸,不由冲佐助道:


“谁谁谁是吊车尾啊!大白痴!”




浴室水汽氤氲。一场好好的热水澡,希望能洗去父子之间的所有隔阂和不快吧。




而这,正是他们为之奋斗过,如今依旧继续为之奋斗的世界。


《家》end



评论(12)
热度(25)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