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反原著短篇】春(《家》后篇)

Work:火影原著
Relationship:佐鸣;带卡带无差;略微小队中心
Rate:G

Warning:并没有任何男男生子内容。佐良娜和博人设定是由春野樱融合了佐鸣基因之后自己和日向雏田进行的代孕。日向向日葵是日向雏田和日向宁次的小孩。请谨慎阅读。

Note:前篇是同设定的《》。我还欠你们最后一篇《秋》和巴老我的良心(哭泣 

其实带土本来是死了但是我半夜想到卡卡西又想到带土,我想人生没劲写点开心的得了。所以就擅自设定带土当时是被木叶给救了。


#六代目的狗#这个设定并不出于我。其实出于很多黑泥潭的文。因为写的人很多不太知道向谁要授权了。反正大家知道不是我原创就行。

——————————————————————————————————

 

本来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没打算结婚。

 

不仅是因为不结婚的忍者也不是没有,更多还是出自于政治上的考量。鸣人毕竟是未来的七代目,佐助也有志向希望成为火影,他们两个结婚惊世骇俗程度自然要远远超过仅仅是在村内公开的交往了。

 

 

结婚这个事,还是那时候仍然在担任六代目的旗木卡卡西捣鼓出来的。他也算是仗着相好武力值逆了天居然写了一封亲笔信来给大名,还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他们所有健在的同期的签字,要大名同意这两人光明正大的在木叶结婚。

 

 

春野樱的名字当然是签在第一个。三个汉字一个狂草,一看便是里樱的杰作。这封当事两人都没读到的请婚函倒是被樱看了,后来鸣人问起她却说具体内容还是别知道的好。鸣人转头问佐助,宇智波想想说估计卡卡西也知道这事儿不用点强肯定勉强,所以信里面说不准赤裸裸的武力威胁了一把。

 

 

 

 

鸣人想到卡卡西笑的不怀好意的脸,又想想他那几乎已经成了条狗的相好,感觉佐助实在洞见。

 

 

 

 

这些成年往事年轻一代自然是不知道的。博人还经常吵着闹着就说你们两个连个婚姻届也没有就是事实婚姻这种婚姻不受法律保护*。就连佐良娜对他们是不是真的拿来婚姻届都将信将疑。这是为何她这一日居然真的找到这么一直文书的时候,惊得“啊”的呼出一声。

 

佐良娜当然不是为了找佐助和鸣人的婚姻届才在家里翻箱倒柜找东西得到:她本来在找的,是以前七代目给她买的一个和服手包。佐良娜原来不用这个手包,她原先赏樱会的时节总是穿的是樱给做的粉底红花的那套和服,手包樱是拿了同样的料子给做了一个的。但是今年佐良娜已经十三岁了,旧和服有些穿不下。一时也没准备新的和服,巧在佐助旧物里有一件似乎是宇智波美琴珍藏起来的小和服,正好合适佐良娜的身板。可惜由于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并没有配手包。这才想到佐良娜升入下忍鸣人给她买的手包也算合适,想要拿出来用。

 

佐良娜找手包,博人也在一边磨(佐助的)苦无。听到姐姐在前尖叫一声,还以为受了什么袭击,一过来看到佐良娜手里的婚姻届,惊得也是一愣。

 

博人还是接受能力强点..半响,先开口说:

 

 

“娜酱,七代目原来跟师父姓吗?”

 

 

佐良娜没理他,把婚姻届原样叠好齐齐的塞回了原来被收着的地方。 

 

 

 

 

虽然两个孩子算是心照不宣的对此事决口不提,没想到没过多久有人在赏樱会的时候赤裸裸的提了起来。提起这事的不是别人,正是“旗木卡卡西的狗”——宇智波带土。

 

 

这些年旗木卡卡西回村的次数少的可怜,带土回来的次数更加是屈指可数。这次回来还是因为卡卡西眼睛的事要叫小樱看看。顺道有赏樱会,不知怎么就来参加了。

 

 

卡卡西在村中人缘自然好,但是宇智波带土一般人是不敢招惹的。也就宇智波佐助还敢一针见血的指出他和卡卡西未免黏糊的太不要脸。其他平时胆子大点的人,包括樱,包括博人都见了他吓得要跳开三米远。

 

 

带土赏樱会的时候和七代目一家在一起当然不是为了被火影的男人骂。也并不全是为了吓唬博人。主要却是为了佐良娜。说来也很奇怪:佐良娜长得那么像佐助,可是带土就是宠她宠的不得了。佐助对这件事不是不知道,可也有点听之任之的态度:佐良娜和带土也对盘,平时至少佐助不会表达,有另一个族人能指导佐良娜也不错。

 

 

对此, 六代目只说那是因为佐良娜是女孩子。

 

 

此时这女孩子就正被前任第一叛忍拿红茶团子、红茶糖糕哄着。博人则畏畏缩缩躲在一边,和同样不知道怎么面对带土好的鸣人一同窝在另一边。

 

 

带土拨开一个小橘子,塞到佐良娜嘴里。下一秒,不只是怎么突然想到,说:

 

 

“卡卡西,我们俩也都快夕阳红了,要不也结婚算了。”

 

 

卡卡西本来在和佐助讨论忍术改良,这么一听来了兴味,问:“结是能结,谁跟谁姓?”

 

 

带土说:“你看人家鸣人不也跟佐助姓了宇智波。你不如也姓宇智波算了。”

 

 

带土自顾自说着,并没感觉到空气瞬时一滞,除了卡卡西外的其他人都齐刷刷看来。

 

 

樱本来只是来给佐良娜的博人送樱花大福,正巧听到这一出,好奇问:“带土前辈,鸣人居然是跟了佐助姓?”

 

 

又狠狠往了眼鸣人说:“怎么我都不知道。”

 

 

带土眼神有些被樱花大福勾去了,随便回答道:“啊,地契上不也是宇智波鸣人么。”

 

 

佐助这时(感到手上的鸣人像只炸了毛的狐狸整个人都反射性的弓了起来)总算受不了了,没有好气的说:“宇智波带土,你自己眼睛瞎不了,卡卡西可不是瞎不了。眼睛的能力还是省着用,别老拿来窜到别人家查户口。”

 

 

带土却说:“哪里是查户口…倒是你这个做爹的错吧。前些时候娜酱写信来说你把美琴收的小时候的和服找出来了,却没有和服手包。娜酱一直等你没任务的时候给她找,最后你都没给找。我当然不能让娜酱穿和服赏樱花没有手包。”

 

 

“娜酱!” 鸣人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

 

 

他急急地说:“下次有这种事跟我讲啊我说!我会给你找的啊我说!”

 

 

佐良娜却说:“可是我和你说过的呀。你说你不是送了我一个手包,可以用那个。可是那个也被收起来了我找不见。”

 

 

 

 

这时候鸣人和佐助面面相觑到真说不出话了。佐良娜却不知道自己在这事里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只能不知所以得吃点心。博人还处在不能接受的状态喃喃自语。樱看情况不对,又已经涉及了人家家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樱花大福往宇智波带土手里一塞逃走了。

 

 

卡卡西并不爱的吃甜的东西,还是拿了一个大福——这是要往带土嘴里喂的。

 

 

“行吧,”卡卡西说,“那我就和你姓吧。虽然房子是旗木家的祖产但是我也并没人能继承的。要是由徒弟继承还不是归了宇智波。倒不如别纠结拉倒。”

 

 

他又想想,说:“但是继承的条件是厅里得一直挂“旗木祖产”的书法。”

 

 

卡卡西说:“下午就去登记处办了吧。”

 

 

 

 

***

木叶的樱是开的最好的。

 

 

白天人看的是樱花,夜里是樱花看人。木叶的樱花季吸引人是不用说的。而这个时候的夜晚年轻一点的孩子都可以晚归。博人和佐良娜也被鹿代、蝶蝶给叫去逛夜市了。佐助和鸣人和孩子道了别,嘱咐了几句,难得比孩子们先回了家。

 

 

因为赏樱的缘故,大家都穿了传统服饰。佐助倒没穿宇智波的衣服,只穿了一件和鸣人搭配的浴衣。相对的鸣人体格矮点,浴衣穿在身上有点松松的。

 

 

佐助关上门就一把抱住了浴衣松松的鸣人。把脸埋到短短的金发里。

 

 

“佐助?”

 

 

七代目感到有些奇怪。

 

 

“虽然孩子们晚点回来…总也要先洗澡哦我说。”

 

 

佐助听到他这么说,在鸣人的金发里轻轻的笑了起来。半响才说:“老狐狸卡卡西。你当时的理由,是不是和他一样?”

 

 

“我完全没有想那么多啦!”鸣人脸又有点红了..“只是…”

 

 

 

 

佐助和鸣人结婚的时节也是春日。而那个春日,是所有春日里再过普通不过的一天。甚至不是樱花的季节——樱还只是早樱。冷冷的清冽里飘上两朵。没有白无邪也没有很多礼节。六代目主了婚,春野樱做了个见证。之后他们就去登记处办理婚姻届了。

 

 

登记人员看看两人,也不吃惊。只问:“谁跟谁姓?”

 

 

佐助本来想说没有必要改姓。鸣人却说:“姓宇智波。”

 

 

在佐良娜出生的时候,鸣人也说姓宇智波。在博人出生的时候鸣人依旧说要姓宇智波。

 

 

 

 

现在鸣人说:“只是当时想要让你觉得有个家。这样无论你去了天涯海角哪里都会回来。”

 

 

说着耳朵红成了叉烧。

 

 

佐助亲了亲叉烧。

 

 

“虽然你没必要这样。因为已经说好了要和你死在一起。可是..”

 

 

还是感谢你给我一个温暖的、可靠的、稳定的,家。


end.

评论(10)
热度(48)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