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佐鸣】这个世界怎么了 上 (温馨撒糖 卖萌)

实在太魔性了决定推到自己主页让更多人看到(扶额

斯巴达大人:

注意事项
1,接原著697,就打完昏过去那块儿
2,无节操卖萌,别考虑逻辑,谢谢
3,对,我就是在偷偷地卖井野x樱(????)
4,bug放过我!!!!

如果可以就请走!!

终结之谷,二人对战,佐助千鸟的嗡鸣声还在他耳中震荡,他感觉到脸颊一阵麻痛,佐助已经很近,脸也在鸣人的眼中无限清晰了起来。

“佐助!!”鸣人大喊着,像是要把这些年所有的郁结在这一声嘶吼中发泄出去,而在和佐助双手相碰的一刻,他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但他做的只是一把抓住了佐助的手,在佐助惊愕的表情中笑了起来。

——也许这一次,好运用尽,真的就死了。

鸣人这么想着,视野渐渐地被血色覆盖,然而下一秒,冰凉的水的触感就让他重新睁开了眼睛,佐助蹲在他旁边,缓缓地把手里的水瓶盖上,“终于醒了。”

“唔……”鸣人摇摇头坐了起来,视线重新聚焦,他发现他们二人正处于一个洞穴深处,面前还有一堆不怎么旺盛的火,佐助好整以暇地坐在他对面,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兵粮丸,“吃吗?”

“呃?”鸣人一下懵了,“怎,怎么回事……”

如果没记错,他和佐助刚才还在终结之谷生死大战,最后一击已经送出,他再也没有还手的力气,如果有接下来的剧情,要么他和佐助两败俱伤,要么佐助还尚存一息之力,赏他一个痛快——无论如何,下一幕绝不可能是二人心平气和地坐在山洞里分享兵粮丸这种场景。

更别说这个佐助还穿着木叶上忍的衣服!!

“我是怎么了,我疯了?”鸣人用力地敲了敲自己的头,“该不会太想要这样的结局结果出现幻觉了吧——月读??”

佐助一把拽住鸣人正凌虐自己的手,拿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他,“吊车尾的你在干嘛?”

“不不不,还是熟悉的语气……”鸣人被抓住了手腕,于是不再挣扎,他惊愕地看着佐助,“你是佐助?”

佐助翻了个白眼,“你是白痴?”

“你才是白痴咧!!!”鸣人立马跳起来,佐助此时却突然把他压在墙壁上,捂住他的嘴,低声说:“别出声——”

鸣人一头雾水,佐助开了写轮眼四处巡视了一下,许久才试探性地往后站了一步,他放开鸣人,“我们的忍术被封了,任务完不成,要请求支……”

话没说完,站着的地方便轰然崩塌,佐助的脚下一个踉跄,他本想抓住一块碎石,哪知那块碎石也不甚牢固,轻易地就被捏成了碎片,幸而鸣人一把抓住佐助的手,自己的脚尖则险险地勾在悬崖上的一块石头上。

能着力的地方太小了,鸣人不断地颤抖,山岩不停地落下稀碎的石子打在他身上,他觉得很痒,却顾不上挠。

他开始一点一点地把佐助往上拉,然而力气就像被什么东西抽干了一样,肌肉绵软得厉害,他很快就认识到自己很可能体术也被封了部分,此时全身机能大幅度下降。

“放手,”佐助瞪他,“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完蛋!!”

鸣人不说话,只是咬着牙一点一点地把他往上拉,他们二人忍术都被封了,现在全凭借被削弱了的体术逃离实在有些勉强。佐助瞪着他,像是在指责他的不识大局,于是他也瞪着佐助,这样近的距离让他清楚地看见佐助暴起青筋的额头,黏上土的脸颊,以及那副招牌的嫌恶的模样,一瞬间,以往和佐助战斗的画面便闪现出来,佐助冷漠地跟他说:“要死的是你,鸣人。”

无论是那个佐助还是这个佐助,都一样的伤人。

鸣人感觉自己的感情终于崩溃,他大吼起来:“我们是朋友啊!!怎么可能放手!!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怎么可能会放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呀!!”

佐助愣住了。
终于赶来救援的小樱和卡卡西等一众人也愣住了。

第二天,鸣人对佐助深情告白的是就传遍了整个木叶,鸣人走在大街上,行人看见他都忍不住侧目,“那个就是喜欢男人的漩涡鸣人?”

“哎就是他!听说他对宇智波家的那个孩子声嘶力竭地告白了呢!”

“什么什么?他怎么说的?”

“说是什么是最好的朋友……嘶!!肉麻死了!”

“天啊!!居然说这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我还以为他是个老实人?”

“啧啧啧,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搞什么!!”一直在偷偷听的鸣人终于听不下去,他通红着脸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我只是说了一句我们是好朋友而已——这哪里是告白啊?!”

“这还不是告白吗?”路人却不怕他,语气鄙夷地说,“敢说还不敢承认——最好的朋友这句和我想和你结婚的意思有什么区别?别告诉我你一个上忍连这个都不懂。”

“什,什么?”

“我说,”路人不耐烦地加大声音,“说了这句话,就该考虑结婚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经过了解,鸣人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走向诡异——佐助从未叛逃,他和佐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现在十七岁并且双双当上上忍,二人虽然日常经常吵架,但总体来说关系十分好——以上。

以上个头啊,感觉哪里都不对!!
路边的行人对着他指指点点,他只能时不时回个凶狠的瞪视,一路小跑回家,他得处理这个问题,一定要。

但事实往往没那么顺利。

“鸣人!”樱发的少女朝他跑了过来,“你去哪里呀?”

鸣人汗毛一炸,慢慢回头,小樱搭上他的肩膀,“一起吃饭吗?”

要是以往鸣人肯定会十分高兴,毕竟和好友一起吃拉面真的是一种享受,但此时他只觉得尴尬无比,连忙推脱:“那个……那个,我有事要先回家的说……”

小樱眼睛转了转,长长地“噢”了一声,了然地说:“你是因为昨天跟佐助君告白了所以不好意思见人吗?”

“呜哇!!”鸣人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我,我没有告白啊!!我只是说是最好的朋友而已!!”

“所以这不就是最热情的告白吗?”小樱笑着戳了戳鸣人的脸颊,“好了,既然你这么害羞那就算了吧,我还要去和井野讨论些事!”

“井野……?我记得你们关系不太好的说……”

“啊,是,不过只是表面而已啦,”小樱挠了挠头,无奈地勾起嘴角,“毕竟无论如何,她在我心中都是最重要的恋人啊……”

“?!?!?!”鸣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个世界怎么了!!!

小樱全然不知鸣人的震惊,走了几步还回头冲鸣人笑了笑,鸣人僵硬地挥了挥手,还没从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中解放。

井野和小樱是……最重要的恋人?

鸣人不由得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奇怪的联想让他开始审视自己小时候的初恋,那时候的小樱暴力又跋扈,为了佐助和井野几乎是水火不容——现在告诉他她俩成了恋人?!

“我的天啊……”鸣人无意识地说,“原来是这样……”
即便极度震惊,鸣人终于也差不多清楚——这个世界的恋人的意思估计和他原本世界的也不一样,大概就是朋友的意思——鸣人慢慢地往家走,回家的路途中碰到了许多同期,但大家都很开明,表情也都带着善意的微笑——滚,他才不要这种善意好吗!!

“鸣人君……”雏田一边对着手指一边眼泪汪汪地说,“恭,恭喜你找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我……我……虽然只能当你一个普通的恋人,但……但我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听听,这都是什么话!!

鸣人痛苦地揉着自己的脑袋,对着雏田摆了摆手,他走到门口,有气无力地把钥匙插进锁孔,下一秒他的门就自动打开,鸣人抬头一看,顿时后退了一步,“呃?!佐,佐助!!!”

真是不想看见谁就来谁的说……
鸣人尴尬地站在那里,佐助瞥了他一眼,“回来的真晚,干什么去了。”

“没,没有,就随便逛逛……”

佐助挑挑眉,把门让开,“进来吧。”

“好的,谢,谢谢……”鸣人拘谨地笑了笑,迈步进了门,心中则不断唾弃自己——搞什么,这明明是我的家啊!!振作起来漩涡鸣人!!上去和佐助解释啊!!!

但无论他心中的怒吼多么激烈,他还是在佐助坐在他旁边的一刻彻底放空了。

“你昨天问我把你当成什么,”佐助轻轻地说,“一晚上的时间不够我思考……”

“那就别思考了!”鸣人连忙打断佐助的话,“我们以后还是最好的朋友——不对,是,呃,是恋人!!”

虽然知道此恋人非彼恋人,鸣人的脸还是红到了耳根,他紧张地抓着自己的裤子,“昨,昨天只是意外,我发誓!!我,我把你当恋人的——一直都是的说!!”

佐助挑了挑眉,倾身靠近鸣人,把鸣人逼进沙发的角落,鸣人已经被心虚淹没了,他感觉自己就像真的在告白,心中的感情被挑起。

对……他所说的所有的“朋友”,不过是恋人的掩盖而已。
鸣人脑中突然闪过这句话,但他来不及思考,佐助的脸靠得太近,热气全呼在他的皮肤上。

“你的脸好红。”佐助在鸣人的耳边慢条斯理地说,刻意放低的声音带着点沙哑,鸣人突然就炸了锅,他一把推开佐助,硬是把佐助推到了门外面,“我我我,我我今天不太舒服!!明天再跟你具体讨论!!”

然后“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鸣人把自己摔进床里,开始思考怎么从这个世界逃脱,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多做设想,因为他很快就睡着,而再次醒来大概没过多久,天色还很亮,鸣人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奇怪……”他哼哼着说,“怎么……视线这么矮?”
他站起来往洗手间走去,接着便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咦?!?!?!?!”

他回到了童年。
十一二岁,下忍时期,鸣人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脸茫然,门突然被敲响,他下意识地跑过去开门,结果门一开就被一拳打飞,小樱叉着腰怒吼:“鸣人!!你这家伙!!修行都不来了吗!!”

佐助也“哼”了一声,“难得卡卡西没迟到,真有你的。”

“呃……?”鸣人呆愣地看着面前的三人,卡卡西笑眯眯地冲他点头,“要接受惩罚哟!”

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惩罚很严厉,绕着整个村子跑十圈,鸣人一边跑一边纠结自己到底怎么又换世界了,他累得气喘吁吁,佐助还要在他旁边冷嘲热讽,“这就不行了?”

鸣人皱起脸,“不是只罚了我一个人吗,你干嘛要跟上来!”

“……”佐助不说话了,他沉默地在鸣人前面跑,鸣人脑子里想着各种问题,也没注意到这个插曲,直到佐助偏着头别扭地说,“……我觉得这个修行项目不错,同伴一起修行而已,别多想。”

“同伴……”鸣人原本在思考如何逃离,这一个词就把他炸得回魂了——原谅他吧,他现在听到这类词就发怵——于是他看着佐助小心翼翼地问,“既然是同伴,那,那我们是朋友吗?”

“……谁和你是朋友,”佐助的脚步骤停。
佐助的脸变成了个熟透了的小红苹果,他抱着手臂,手指蜷成一团,“你……修炼就修炼,想什么有的没的——我上次已经跟你说过了,既然拒绝了就别再……”

鸣人一头问号,佐助终于皱着眉看向他,“我上次和你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是什么反应——忘了吗?”

“我,我是什么反应的说?”

TBC
点推评有助于!!更新!!!嘻嘻!!!

评论
热度(332)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