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Vortex 漩涡 之三:01:30 村与族

01:30 村与族


做忍者的一大副作用是作息规律极其颠倒,忍者大多是昼伏夜出的职业夜猫。就算是女忍者也是这样:毕竟只要任务要求什么样的事也要做出来,就是常常日夜颠倒几天几夜不睡觉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本来佐助连这点也并没有注意到:本来就是悲剧之中成长,在战争年代磨砺的勇者,命都不一定能保住也在意什么睡眠。怪异就怪异在自从从战场来到这个诡异的时空他发现所有探病的人都是夜里来的,白天除了火影或波风水门偶尔来看看,真正意义上的探病都发生在晚间。


比如连续几天被他拒之门外的宇智波恰啦助,比如常常晚上哼着歌儿来给鸣人(实际上是给他)送点心的(两个春野樱)。


自从来的那天晚上起和火影、水门以及樱交代过一些内容,佐助就没说什么话。对于他的无口身边人开始不解,然后担忧,最后也就放任他一言不执。换了别人或许五代目还会想从他嘴里套出一些什么稍微努力一下,不过面对他似乎对方也自觉实力不一定济于逼他开口。


对于他的无口,樱倒是另有看法:


“毕竟鸣人还躺着又听不进他说话。没有想说话的对方他自然不说话咯。”


宇智波佐助自知不是怜香惜玉之辈(如果说实话的话他其实还知道自己对女性有点渣),但是自从来到这里就一直变相被春野樱猜中心宇智波佐助内里还是觉得太可怕了。




说起春野樱,今天昔日的七班女忍也来了。大约是大半夜十点多带着她在这世界的对应翻了进来又到了半夜翻了出去。对于医忍来去宇智波佐助完全无法拒绝:毕竟当今局面的造成和他也脱不了干系。所以本来樱走了他已经关上窗了这时听见有人敲窗户,他竟走过去打算开窗。然而还没走到窗口,眉先一凌。“不见请回。”他又回到床边的位子上。


不料宇智波族长已经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若是恰啦助有你这番警觉,我倒是不知道该感到骄傲还是害怕。”



樱说的没错,没有想说话的人,他就不打算说话。面前这位自持长者的男人自然不在他想说话的对象之列。这半多月来他也不是全守在吊车尾床边,四周的情报消息怎会漏耳。宇智波一族三番两次拜访医院想与他接触已经有三四次了,就连宇智波止水也请来过一次。只是那人只来看了一眼,回去的报告却是叫族里别再骚扰他。此外也说服了组长不动用鼬来对他游说。不知是否黔驴技穷,今天的来人却是宇智波富岳本人。



知晓此地家族未灭,佐助心中五感当然杂陈。这其中的大半是为了宇智波鼬还活着且据说活得健康平安这一点的。


再剩下的家人...父亲,母亲...对他而言。他情愿不要看。不要再重新触碰这场遥远的梦。


“你来了没多久,对你的传言却极多。说是那个世界的恰啦助开了轮回眼斩了宇智波斑还说出了要做火影的话。”



富岳看来是知道他不打算说话,就掏出一个就瓶子和两个瓷杯子放在床头且自顾自的说起来。“这个年纪,学喝酒了么?”


宇智波佐助不置可否,没有去接盛满酒的杯子。富岳便自己喝了一口。


“鼬也没事。美琴也没事。”宇智波富岳说,“我知道你自己线报早就建好。我也只是想叫你放心。志村的事止水君调停族人和村子在解决。对于族的未来,我想要你知道我们不会重蹈过去的覆辙。”


"我的意思,"中年男人说,“还是想叫你之后来宅子里住。但是止水君认为你却不一定愿意。所以...我觉得,这要看你的意愿。”




“我若来祖宅。”宇智波佐助说,“你来我往,最后还是要走到那步。”


富岳点点头,悄悄杯沿:“我向你保证。绝不走到那一步。”




虽然希望这位不请自来的宇智波能够住到祖屋之中,富岳对此所报的希望却随着时间被洗刷。宇智波佐助拒绝与春野樱和波风水门之外的人说话——就连长相酷似鸣人的面码也不行。可是,作为父亲,他依旧有话想讲。


“我看见你,”富岳说,“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佐助不回话。他并不想见这个男人。鸣人躺在二人的中间,机器的滴答声规律的想。对于宇智波恰啦助而言的现实对于他是已经忍痛告别的过去。人生万物终是擦肩,一切都将失去。无论多么艰难,只有对失去告别——只有告别,才能守护现在。而他要守护的现在很简单,很实在。也有名字。这就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我知道,我大约能猜到你是怎么想的。对于你来说,这个孩子和那个女忍是你所剩的家人了。你将我们视为过去的游魂。只有这样,无论如何思念也只有割舍。因为你能守护的家人并不是我们,你的家人都死了,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们不是你的家人,佐助。当我看到你,我在想太好了,没有让恰啦助承担这一切。恰啦助不必担起你肩上的重担。真是太好了。”



“但是,”富岳叹气,“我依旧,一部分是你的父亲。如果我是你那端的宇智波富岳,如果我能看见今天的你,我会忍不住来找你告诉你这些话。”


说完富岳也不管对方听不听,拿起酒瓶和他那一只瓷杯子开了门走了。佐助听了这些话还没反应过来脚步已经很远。终然,他只能低头去拿另一只瓷杯子把酒喝尽,看到杯低的两个汉字,叹了口气。




幸福。

---------------------------------------------------------------

大纲及目录页链接戳我呀


听说评论/戳心/关注能够推动生产力ww 💗💗💗

评论(3)
热度(16)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