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Vortex 漩涡 之四:02:00 新春(上)

02:00 新春(上)


整个村子都沉浸在祭典的热闹里,就连那个樱也穿了和服拉上小樱去祭典上了。可是恰啦助知道那个人肯定不在祭典上。自去年深秋来到木叶,宇智波佐助极少离开医院。


啊,已经是晚上两点了啊..就算是守岁的夜晚,夜里也不该那么热闹啊。当然啦,今天是新年祭,新年祭嘛,大家都是要一整夜不睡觉的。但是果然夜里还是太热闹了。


本来,宇智波恰啦助是打算在今夜也再去瞧瞧那个据说“日天日地日火影”的另一方自己的。虽说那人难搞的很,总是直接把他拒在门外,但是恰啦助感觉新年夜啊这人脾气总能收敛一点了把。虽然说是新年的晚上,但是恰啦助说实话并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和族人一起守过新年的钟声之后,族里的年轻人就被放出去参加村子的祭典了,美名其曰:“和村子搞好关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没觉得家里和村子多么亲近,当然也不疏远就是。但是最近父亲和五代目的交情愈发熟络了起来。


明明是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啊。宇智波止水当时想着然而最后还是摇摇头,当着恰啦助的面偷拉上宇智波鼬的手消失在了人海里。




这就是恰啦助最后还是没有去找那个“恰啦助”的原因。


虽然年纪也不小了,黏着哥哥是不会。但是亲哥哥被用心险恶的同族宵小绑架了作为亲弟弟岂能不管?


堂堂本家二公子连在祭典上勾搭各路女忍都顾不上了,穿梭在人群里寻找起兄长来。




*

新年啊。


波风面码叹了口气。


父亲和母亲都忙于任务,这个新年也大约是和肚子里的怪狐狸一起度过了。虽然这样讲,但是狐狸并不怎么理他。本来想去找樱,但是她似乎已经先一步出了门。如果是在家里度过的话这个新年也未免太过凄清了。但是去火影塔参加新年会似乎又是在一堆奇怪的上忍中间穿梭。



所以说..他要怎么办呢? 去看那个对他说:“你离他差远了。”所以叫他滚开的宇智波佐助?想必宇佐助现在是一个人守着鸣人。因为面码听樱说和她一起去祭典玩的正是春野樱。但是真的要去看那个倒霉催的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他倒霉催的基友么?



拜托。一开始就不用想啊。




到了最后面码只好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在祭典里从夜里九点逛到了第二天两点。他平时形象就相当好,父母又都是能干的忍者,真的参加祭典的时候人们居然比想象的热情,有些小吃摊也并没有叫他付钱就塞给了他。大家都很热情的给他祝福。



好景总不长。



面码右手抱着一怀的年糕,左手拎着栗子和小吃正在往夜市外走,一个冒失的身影二话不说装了他一个踉跄,各种各色的新年年糕被撞掉了一半。对面的人还不听毛毛躁躁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啊!”一边就作势要走。好歹是鲜红辣椒和金色闪光的儿子,虽然面码平时脾气很不错,这时候母亲那边的爆裂脾气还是占了上风——他手上虽拿着东西,脚上却是一迈,结结实实的绊了那人一遭。



恰啦助本来心里记着追赶止水和鼬,撞了人已经让他觉得速度慢下要赶不上了。偏偏不巧那个人还伸出脚来绊他。但是,好歹也是宇智波家的二少爷,那边虽躲避不及绊到了脚,却不是说他不能临时调整保持平衡以还击。



他也就是这么一想:毕竟,对方是普通村民的话,父亲的“和木叶搞好关系”大计大概也要泡汤。最后受伤的还是他。所以他一个翻滚,打算就体术把那人捉到好好教训一下也就算了,不想对方一股查克拉聚合体坎坎闪过他的耳边。



这查克拉...



“亲亲面码?”他疑惑道,“啊?面码酱,新年快乐啊!但是你干嘛揍我?”



面码本来晚上心情就也不算太好。本来他也就是想教训教训那个撞了人也不停下来有点诚意道歉的冒失鬼。不想他就暗暗一绊,对方居然使出了体术,项间的挂坠荡了起来,红白相间好死不死…在蓝色的衣服上乱跳。这三俗的品味面码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开玩笑..就算是另一个世界的这人也讨厌的要命。要不是宇智波佐助三人来的不凑巧,之后父母的工作也不会多这么多,今天也能一起守岁了,自己也不用一个人度过迎新夜..



他想着,一个查克拉苦无就扔了过去。至于为什么不是螺旋丸?



毕竟还在夜市里啊。


---------------------------------------------------------------

大纲及目录页链接戳我呀


对没错你没看错,还有(下).. 顺便解释一下这一篇里面第七班穿越到的世界是有扭曲(有我私设)的月读世界。这个世界里的小队三人年龄比原七班小一点。否则佐鸣恰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听说评论/戳心/关注能够推动生产力ww 💗💗💗


评论(3)
热度(25)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