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瓶邪】行尸走肉(一)(沙海后丧尸AU,吴小佛爷X护妻狂魔老张瞩目)

一只黎簇.


我正慢悠悠的思考是拿苏菲还是护舒宝的时候,就听见全家的小破门哗啦一下被人用什么钝器砸开。丫儿,感应门质量还挺好,砸都砸了“当当当当当当”的音乐还不忘响两下。我慢悠悠学着原先全家收营员那种唱歌的口气到:

“欢迎光临全家~全场新品八五折,基点换购小黄鸡~~”


小哥面无表情还拿着一个购物篮等着我做决定。可惜我选择困难症,实在想不出,对他露出一个可怜巴巴的求救表情。他想了想开了金口:

“苏菲。棉结实。”

我非常满意他的选择——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果真是身无彩凤双飞翅,心有灵犀一点通。双飞翅。就是双飞翅。“小哥我想吃鸡翅,”我立马说。

小哥点点头。“没有鸡了。等下去打鸟。”


我心满意足的把整排架子上的苏菲都扫进了篮子里,顺手又往篮子里丢了两包怪味花生,盐水鸭胗,波力海苔。然后边指挥小哥到后面库房把可乐都搬车上,边对敲门进来的那傻狍子说:

“汪汪叫回来要你做女婿啦?”

黎簇这才回过神来,。大汗淋漓的,脸上还挂着看鬼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更像一只狍子了。“老..老大..你..你怎么不问我怎么找到你的?”

我给了他一个看傻逼的表情冷笑,不回答他。只慢慢道:“苏万哭瞎了吗?”

“差不多了,”黎簇说,“他现在拒绝看到任何带有“王”“后”“雄”三个字的印刷品,看到就抽抽,和通了电似的。”

“那敢情不错,”我立马眼睛一亮,“小哥,好久没看电视了,咱去看看现场live怎么样?”

“不准抽。”小哥看穿了我的诡计,一对发丘指过来就把我偷鸡摸狗想混进苏菲弹力贴身的软壳中南海抽出来随手一扔。“你喜欢都行。”

黎簇似乎知道我会是这个反应,但是看起来还是有一口气憋住的样子,表情十分逗乐。“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要遭天谴的..”黎簇以为我没听到默默的念叨了一句,立马就被闷油瓶一记狠厉的目光看的吱都吱不了。

“算啦。”我说,“以后我给苏万出卷子,就叫吴邪考。他要是考过我就允许他从瞎子高中升入佛爷大学。”

“别了吧,”黎簇大叫,“您出题这第一道就能把人噎死。”

“怎么个噎死?”我说,“我要出题第一道绝对是问一些非常基础非常简单的内容,比如禁婆的平均罩杯是:A.B.C.D.?”


我自认这个题出的非常好,既接地气又实际。现在这个世道会算微积分不如会打粽子,会跳肚皮舞不如会打粽子,会搞大阴谋不如会打粽子,这是末日的真理。毛主席说的好,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藐视,要藐视就要把敌人剥光了研究。我认为我从一块白板数码宝贝进化到今天的吴小佛爷第一步就是蹭着光溜溜的禁婆努力把头发从鼻孔里爬出来。这是基础入门课程。别的都是假的。

可惜黎簇不领我情。也是,这小子也算上过一部分基础教程了,但是人不能自大不能骄傲自满,自满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革命道路上的绊脚石。我决定提点一下后生仔:“骄傲自满是人的第一项原罪。你看你这骄傲自满才落得这个下场,就找个我你就大喘气。说明你还马达马达大内。”

黎簇似乎被我说的头疼,但是碍于我的(闷油瓶的)淫威只能和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点了半晌我也玩够,总算慢悠悠的说:“说吧。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黎簇听我这么问,差点半肚子血吐出来:“您不是知道么。”

我天真无邪的眨眨眼,要多可爱无辜多可爱无辜:“我怎么知道你肚子里的想法,又不是你肚子里蛔虫。”


“把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


黎簇还没念完,闷油瓶一记眼刀又打过去,傻孩子膝盖一软差点被自己的气呛死。



评论(1)
热度(35)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