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瓶邪】行尸走肉(二)(沙海后丧尸AU,吴小佛爷X护妻狂魔老张瞩目)

二二二二.


最后黎簇一边帮忙把店里面没人要的雪碧搬到我和闷油瓶半路上捡到的吉普上,一边扛着背后闷油瓶的眼刀抖抖嗖嗖的把话给说清楚了。


原来这小鬼在事儿发生的时候正和苏万两个人在他那小破屋里打游戏。至于为什么不在苏万家打,答案是苏万一在家就和个小火车似的“突突突、突突突”得绕着他那房间跑圈,时不时就要去查高考查分系统,查完再接着跑圈。黎簇家没电脑这玩意儿,就一老PSP,平时出新游戏了就去苏万那里拷贝一点儿。黎簇那PSP上初音未来正尬舞尬的欢快呢,突然就听苏万说:“我说鸭梨啊,你厨房是多久没收拾了呀?”

黎簇说:“我每天都收拾的好吗?!”

苏万说:“说瞎话有意思吗!你快去看看吧..一股腐臭味儿,比当时在吴老板当时寄来的尸块儿味道还重呢。”


黎簇自认为个人卫生五颗星,要不是班主任看他不顺眼,自己每周都能得小红花。对他来说苏万这话纯粹是污蔑,更不要提当时这小子的心全在初音的腿上,根本没心思管黎簇瞎逼逼。

但才过了大概两三秒,黎簇就也闻到了空气里的味儿。但这味儿不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而是从外面出传进来的。据他描述着味儿十分恶心,光闻到他就要吐了。边上的苏万看他神色变化一个劲儿的把他往厨房推叫他扔了垃圾看看有没有蟑螂。黎簇还是认为不是自己家厨房的问题,坚持先开门看一眼。这一开门,突然一只干枯的手就从门缝儿里蹿了进来。门外的楼道里发出一阵儿“咯咯咯咯”的怪异响动。


黎簇在古潼京被我玩儿了一把,后来又被汪家好好进行了基础教育,一瞬间就明白这是什么了。立马一边大叫着让苏万退后,一边压着门大喊:“妈的!我就知道隔壁那老太太早就死了!我早就和她那媳妇提过几次了人死了就埋了吧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入土为安落叶归根!她就不听!现在倒好,起尸了!”

苏万大概也被黑瞎子灌输了不该知道的知识,听到起尸整个人汗毛都立起来了,冲过来撞倒门上,帮着黎簇把“人”阻隔在门外,也不管黎簇这小公寓的门结不结实。


他这一撞,门正好撞在钻进来的半截胳膊的肘关节上,就听嘎啦一声,关节直接断了,一只干瘪的小臂飞出老远,直接砸在黎簇床脚。门外那半截身子失去这个突破口使不上力,两个小崽子立马借着上风把门关了个严实。黎簇眼疾手快把家门那防盗锁、防盗链都给锁上,搞完了才敢瘫在地上和苏万一块儿大喘气。


“接..接下来怎么办?”苏万说。一时心情还平复不下来,“报..报警?”

黎簇感觉也只能这样了。虽然情形是诡异一点,好端端在住宅楼里起尸也确实不可思议一点,但他还能怎样?出门永斗老尸?

“你…你先编个借口…”黎簇对苏万说,“说…说对面那婆婆谋杀媳妇了,叫声非常惨,你叫警察快来看看。”

苏万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得,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就拨通了110。然而连播几遍都无人接听。两个人又等了半个小时再打,依旧是无人接听。

“不..不可能呀,”苏万说,“北京治安挺好的,人民警察我朋友。不可能打这么久都没人听吧。”

黎簇叹了口气,说:“算了,先这样吧。过一个小时再打。警察再不来,我们就打给黑眼镜。他那么牛逼对付一个粽子肯定没问题。”



一个小时还没过去,黑瞎子到先给他们打电话了。黑瞎子就说了两句话:“丧尸围城了。想活命就去全家便利店找吴邪。”


评论
热度(21)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