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瓶邪】感谢撸否父老!《行尸走肉》车特辑——拾荒(系好安全带!)

终于注册到了2015+居然有人看我写的东西的双感谢!!撸出一辆小车跪谢江东父老(流泪 &跪求不被举报

Plus:《行尸走肉》正文坛子更至:一~三

            loft连载:点我

—————————————————————————————————— 


 拾荒*NSFW再次警告,注意你的背后*


这个机会说实话我已经等待已久。因为老张身手好(多半也是因为我嘴馋),十次搜刮物资八次老张参加。我明面上不说,心里老早就不高兴了:


首先,人是我的人。你们用着不心疼,我看着就不心疼啦?搜刮搜刮搜刮,捡垃圾捡的我家老张都瘦了,黎簇每天挖花生酱吃则实打实胖了三公斤。

其次,老张在外搜刮,又不肯带我去搜刮,每次都留我在车上看物资老无聊了。都末日了,人嘛不该活在当下,干点有意思的事情?


后者带来的怨念是前者的三十次方。



胖子这老妖精看破归看破,每天也不怕翻车就拿那破爪子点点我,颇有所指的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天真你也奔四了,你和哥也应该早打算打算你说。”


我坐在后排人斜靠在老张的怀里抽起脚上一只鞋就往驾驶扔。“打算个鸡巴蛋!你没看到有少年儿童吗!祖国的花朵要爱护懂吗!”


说完自动屏蔽胖子的惨叫和黎簇的戗伐,自顾自白张起灵一眼就继续找一个舒服的地方窝着。哈?!我如狼似虎?我如狼似虎?!那也特么有人陪我如狼似虎才行啊!



这么想着我心里最后剩下的一点良知也统统喂了小满哥。


把胖子和苏万打发去了边上离停车处有好几公里的的县城医院搜刮药物,逼迫黎簇到去溜小满哥顺便寻找水源。我的良知既然都喂给小满哥了,现在这个时刻谁也无法破坏我的大计了。估摸着老闷在外面设好路障也快回来了,我一把扯掉上身所有的衣服,把小哥昨天睡觉的时候盖在我身上的蓝色连帽衫套在了身上,稍微酝酿了酝酿戏。


酝酿了一会儿,我看到小哥再往回走了。我立马和演员进入状态似的——原来还算盘打得叮当响,现下一瞬间整个人都软下来了,露出一个懒洋洋的样子,和晒太阳的猫儿似的。别看样子懒,我心里早就开始寻找时机。闷油瓶一双大手刚拉开门把柴刀往后座扔去,我面对着他伸开四肢大大的拉了一个十成十的懒腰。



“小哥儿,你回来啦?”我心里在给我自己比大拇指(穿着男朋友的衣服大懒腰把腰不当心露了出来check),表面上却露出一副猫儿眼,睡眼惺忪的问候闷油瓶。 


“恩。” 


装吧,小样儿,你就装吧。我心说。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瞳孔骤缩。 


“周边环境还安全么?”我问。 


“不会拿你的安全冒险。” 


张氏情话现在虽然已经听过好几种了,但是他这样说,我心里还是一暖。 


“我知道。”连忙把人捞进来,拿车钥匙把车锁了。我的整个身体在不知不觉中也往闷油瓶那里挪去——虽然每天我基本都赖在他怀里,现在全身仍止不住渴求着与他接触。 


“你穿了我的衣服。”闷油瓶说。 


我总算,爬到另一边了,想也没想就握住闷油瓶的手。“恩。” 
“为什么?”他问。 
“想你。” 


这倒并不是事先设计好的台词。其实这是一句答非所问,或者并不是在回答张起灵提出的问题,而是不当心说出了此时此刻我自己的所思所想的。 
无论他离我多近,他把我抱的多紧,我想我还是无法停止我对闷油瓶无时无刻的思念。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并没什么丢人的,毕竟它是在那十年的每一天里一点一滴深深嵌入我最深处去的。在那十年里,那是张起灵的礼物,是张起灵的遗产。 




我觉得我肯定是露出了非常惨的表情才让“养生天王”张起灵在我还未使完所有计策之前就自己冲过来把我亲了个底朝天。真的是*底朝天*——我本来整个人是坐在他边上,牵着他的手,下一刻整个人已经张着腿平躺在车座上被闷油瓶死死压制住了:他一只手还握着我刚才握握他的手,另一只死死握住我的腰。舌头则和一尾鱼一样破开我的唇齿进来把我口中之物搅得毫无招架之力,时不时还拿嘴唇吸我的上下嘴唇和舌头,亲了没两分钟我的口水都咽不下去了,统统从嘴角流到了下颚。 




被这张家组长亲完之后我直直喘了三分钟。张起灵过来把我脸上的口水都给舔了,从裤兜里拿了张纸巾递过来,说: 


“你擦擦,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我是作者边写边发写不动了的卡H线————————


评论(2)
热度(19)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