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魂liqour

重新燃起了对瓶邪的热爱prrr

绿红本命、各圈皆吃、挖的坑从未有一篇完结。大龄电波妹。

【瓶邪】行尸走肉(四)(沙海后丧尸AU,吴小佛爷X护妻狂魔老张瞩目)

四囍丸子.


黎簇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就他这个年纪跟着我被命运稍微调戏一下就能算“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他这个“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的“男人”推开老公房大门的一瞬间就感觉被现实迎面一拳打在肚子上。


怎么说呢?用黎簇的话来说是:特效总算特么舍得花钱了。



其实我觉得没那么夸张——这全家的雪碧和小黄鸡可不是都没被抢光么。黎簇苦着个脸吐出半条舌头:“老大,7平米密闭空间里有三个僵尸,除了您谁敢进来搜刮呀。”

“你不也进来了吗?”我翻了个白眼。

“我这不是看到您手持究极橙武站在现场就打算来捡漏么..”



回到黎簇推开老公房大铁门的一刹那。黎簇推开门,第一反应是捂住鼻子。有门挡着和没门挡着就是不一样——门一被推开,黎簇铺面就闻到一股恶臭! 那种臭味和骚扰苏万和他的独臂老太婆还不一样,简直是老太婆体臭的体臭次方。简单来说,黎簇看到门外小区的景象是这样:满地垃圾,四处狼烟,空无一人。剩下的“人”呢,要么’人’是倒着的,要么’人’是喘着的,反正没人是活着的。


苏万因为捡东西速度比较慢,这时候磨蹭到黎簇身边也看呆了。“这..这就是丧尸围城啊。”

黎簇看着隔壁楼一大爷跪在地上特别投入的吃自己散养在楼下的鸽子觉得胃里一阵儿翻江倒海,抬手还是把自己嘴捂住了。捂了一会儿,黎簇猛的一把拉住边上的苏万:“让我醒过来!”


苏万这时候大概也知道黎簇可能是在做什么春秋大梦了。他当时裤子口袋里捞出一个东西,对准黎簇就是一扎——

“痛痛痛痛痛!痛死小爷了——”黎簇发出一声惨叫。苏万在一边无奈的拍拍他,说:“不是你说的那劳什子蛇梦!会痛哒!”

黎簇满脸汗点点头,顺着苏万的手看过去:苏万手里拿的,居然又是一把圆规。

黎簇果然是得了我的真传,这样还是不相信,坚持问:“上初中那年我借你那本小黄书后面的售价是多少?”

苏万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你从小卖部后面的小书架偷的,你也也不能算借我,顶多算个分赃。”

黎簇叹气:“废话少说!多少钱?”

苏万:“四十新台币,小卖部老板娘那里借一礼拜两块五。”


评论
热度(17)

© 阿魂liqour | Powered by LOFTER